厄斯德拉下

Nehemiah 共 13 章
(亦稱乃赫米雅)

第一章

歸國後慘狀

  1. 哈加里亞的兒子乃赫米雅的言行錄:在第二十年「基斯婁」月,我在穌撒禁城時,
  2. 有我的一個兄弟哈納尼,和幾個人由猶大上來,我問及他們,關於那些由充軍回國的猶太遺民,和耶路撒冷的情形;
  3. 他們回答我說:「充軍回國的那些遺民,在省媥D大難,受污辱;耶路撒冷城垣坍塌,城門為火焚毀。」

乃赫米雅的哀禱

  1. 我一聽說這些事,就坐下涕哭,悲痛了幾天,同時也在上主天主前,禁食祈禱,
  2. 說:「唉!上主,天上的天主!偉大可畏的天主!那對愛你和守你誡命的人,履行信約,施行慈愛的,
  3. 求你側耳,求你睜眼,俯聽你僕人的祈禱即我,現今在你面前,日夜為你的僕人以色列子民所行的祈禱。我承認以色列子民對你所犯的罪過,因為我和我父家都犯了罪。
  4. 我們的確作惡得罪了你,沒有遵守你吩咐你的僕人梅瑟,所立定的誡命、律令和典章。
  5. 求你記憶你向你的僕人梅瑟所吩咐的話說:如果你們不忠實,我要將你們分散在萬民之中;
  6. 但如果你們又回心歸向我,遵守履行我的誡命,即便你們分散到天涯地角,我也要從那堙A將你們聚集起來,領你們到我所選,為作我名居所的地方去。──
  7. 他們都是你的僕人,你的人民,是你用強力和大能的手,所拯救出來的。
  8. 我主,求你側耳俯聽你僕人的祈禱,傾聽這些喜愛敬畏你名的僕人的祈禱!求你今天使你的僕人順利,使他在那人前獲得寵遇。」我當時是君王的酒政。

 

第二章

王允所請

  1. 在阿塔薛西斯王二十年「尼散」月,輪到我掌酒時,我拿起酒來,獻 給國王。我不願在王面前現出憂愁,
  2. 王卻問我說:「你不像有病,為什麼 面帶愁容﹖沒有別的,你心中一定有愁事!」我很是驚慌,
  3. 便向君王說: 「大王萬歲!我祖先墳墓所在的城池,成了廢墟,城門為火焚毀,我怎能不 面帶愁容呢﹖」
  4. 王問我說:「你要求什麼﹖」我向天上的天主祈禱之後,
  5.  回答君王說:「大王若看著好,你僕人在你面前若獲得寵遇,就打發我回猶 大去,到我祖先墳墓所在的城去,重修那城。」
  6. 那時,皇后也在旁坐著; 王便向我說:「你旅行需要多久﹖你幾時能回來﹖」我向君王說了一個時期 ;王以為好,就准許我去。
  7. 我又向王說:「大王若看著好,請賜我一詔書 ,通知河西州長放我通行,直到猶大;
  8. 另一詔書,通知護守王家園林的阿 撒夫,令他給我木料,為做聖殿堡壘的門戶、城牆和我要住的房舍之用。」 賴我的天主慈善的手扶助我,君王都賜給了我。

回國呈遞詔書

  1. 我一來到河西州長那堙A 便向他們呈上君王的詔書。同時君王還派了隊長和馬兵協助我。
  2. 曷龍人 桑巴拉特和作臣僕的阿孟人托彼雅,聽說此事,很不高興有人來為以色列子 民謀圖福利。

夜間巡視城垣

  1. 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堸扈d了三天之後,
  2. 夜間,我 和跟隨我的幾個人起來;當時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有關我的天主激發我的 心,要為耶路撒冷所作的事;除了我騎的一頭牲口外,也沒有別的牲口。
  3. 夜間我出來,經過谷門到了龍泉前,又到了糞門,觀察耶路撒冷城牆那 埵陳吨f,並見城門已被火焚毀。
  4. 以後,又到了泉門,到了王池,但那 地方不能騎我的牲口過去,
  5. 遂在夜間,由山澗攀登而上,視察了城垣, 然後轉身,由谷門進來,回了家。

決議重修城垣

  1. 我到過那堙A或作什麼,官員都不知 道;直到此時,我也沒有告訴過猶太人、司祭、權貴、官員和其他工作人員 。
  2. 於是我向他們說:「你們都清楚我們所處的苦境:耶路撒冷成了廢墟 ,城門為火焚毀。來,讓我們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垣,免得再受人恥笑!」
  3.  隨後,我又向他們報告:我的天主慈善的手怎樣扶助了我,以及君王向 我說過什麼話。他們遂說道:「起來,大家一同修建!」眾人勇氣倍增,遂 著手進行。

初遇阻難

  1. 當曷龍人桑巴拉特、作臣僕的阿孟人托彼雅,和阿剌伯人革 笙聽說這事,就譏笑我們,侮辱我們說:「你們在那媟F什麼﹖要背叛君王 嗎﹖」
  2. 我答覆他們說:「天上的天主必要使我們成功;我們是他的僕役 ,要動工興建;至於你們,在耶路撒冷無分無權,也無可留念的事物。」

 

第三章

修建北垣

  1. 大司祭厄肋雅史布和他的弟兄司祭們動工,修建羊門;上了門框,安裝了門、插關和門閂,一直修到默阿堡,又修到哈納乃耳堡。
  2. 在他們旁邊,有耶里哥人修理;在他們旁邊,有依默黎的兒子匝雇爾修建。
  3. 色納阿的子孫修建魚門;他們上了門框,安裝了門、插關和門閂;
  4. 在他們旁邊,有哈科茲的孫子,烏黎雅的兒子默勒摩特修理;在他旁邊,有默舍匝貝耳的孫子,貝勒革雅的兒子默叔藍修理;在他旁邊,有巴阿納的兒子匝多克修理;
  5. 在他旁邊,有特科亞人修理,但是他們中有權勢的人,在這工程上,不肯服從主管人。

西北垣

  1. 帕色亞的兒子約雅達和貝索德雅的兒子默叔藍,修理新市區的城門;他們上了門框,安裝了門、插關和門閂。
  2. 靠著他們,有基貝紅人默拉提雅和默洛諾特人雅東冬,以及基貝紅人和米茲帕人修理,經費出自河西州長。
  3. 在他們旁邊,有金業工會的會員烏齊耳修理;在他旁邊,有製藥工會的哈納尼雅修理;他們修理耶路撒冷城牆,直至廣場。
  4. 在他們旁邊,有胡爾的兒子勒法雅修理,他是耶路撒冷半市區的區長。
  5. 在他旁邊,有哈魯瑪夫的兒子耶達雅,對著自己的房子修理;在他旁邊,有哈沙貝乃雅的兒子哈突士修理。
  6. 哈陵的兒子瑪耳基雅和帕哈特摩阿布的兒子哈叔布,修理下一段,直到爐堡。
  7. 在他們旁邊,有哈羅赫士的兒子,耶路撒冷另一半市區的區長沙隆,和他的女兒們一起修理。

西垣與南垣

  1. 哈農和匝諾亞的居民修理谷門,他們修起來,安上了門、插關和門閂,又修了一千肘長的牆,直到糞門。
  2. 勒加布的兒子貝特革楞區的區長瑪耳基雅,和他的兒子們修理了糞門,安裝了門、插關和門閂。

東南垣

  1. 苛耳曷則的兒子,即米茲帕區的區長沙隆,修理了泉門,修起來蓋了頂,安裝了門、插關和門閂;他又由靠近御苑的史羅亞池,修理城牆,直到由達味城下來的石級前。
  2. 其後由阿次步克的兒子,即貝特族爾半區的區長乃赫米雅修理,直到達味陵的對面,經人造持池,直到御林軍營。
  3. 其後由肋未人巴尼的兒子勒洪修理;在他旁邊,有刻依拉半區的區長哈沙彼雅,為自己的地區修理;
  4. 其後由他們的兄弟,赫納達得的兒子彼奴依,即刻依拉另一半區的區長修理;
  5. 在他旁邊,有耶叔亞的兒子厄則爾,即米茲帕的區長,修理另一段,即面對軍械庫上坡的轉角。
  6. 其後由匝拜的兒子巴魯客修理另一段,即由轉角,直到大司祭厄樂雅史布的府門。
  7. 其後由哈科茲的孫子,烏黎雅的兒子莫勒摩特修理另一段,即由厄樂雅史布的府門,至厄樂雅史布家的盡頭。
  8. 其後由住在耶里哥平原的司祭修理。
  9. 其後由本雅名和哈叔布,對著自己的家修理;其後由阿納尼雅的孫子,瑪阿色雅的兒子阿匝黎雅,修理自己家旁的一段;
  10. 其後由赫納達得的兒子彼奴依修理另一段,即由阿匝黎雅家至轉角。
  11. 其後由烏齋的兒子帕拉耳修理轉角對面,即上王宮監獄廣場上那突出的城堡;其後由帕洛士的兒子培達雅修理;
  12. 直到水門,在轉向東,直到突出的城堡前的一段。
  13. 其後由特科亞人修理從突出的城堡對面,直到敖斐耳牆的另一段。

東北垣

  1. 自馬門以上,司祭各對著自己的房屋修理;
  2. 其後由依默爾的兒子匝多克,對著自己的房屋修理;其後由舍加尼雅的兒子舍瑪雅,及東門的守衛修理;
  3. 其後由舍肋米雅的兒子哈納尼雅,和匝拉弗的第六子哈農修理另一段;其後由貝勒革雅的兒子默叔藍,對著自己的住宅修理;
  4. 其後由金業公會的瑪耳機雅修理直到獻身者和商人的住宅,面對更門,直到角堡的一段。
  5. 由城角堡到羊門中間的一段,歸金匠和商人修理。

敵人的仇視

  1. 桑巴拉特一聽說我們重修城垣,就大發忿怒,十分生氣,譏諷猶太人,
  2. 向他們的同僚即撒瑪黎雅的軍隊說:「這些可憐的猶太人想作什麼﹖他們想要修築城垣嗎﹖想要獻祭嗎﹖想要在一天內完成嗎﹖想從那堆灰土中,在立起那些燒過的石頭來嗎﹖」
  3. 阿孟託人托彼雅也在旁說到:「讓他們修罷!就是上去一隻野狗,也能推翻他們修了石牆。」

乃赫米雅的祈禱

  1. 我們的天主,請聽!我們是怎樣受侮辱!請把這辱罵歸到他們的頭上,使他們在流亡之地受迫害。
  2. 不要遮掩他們的罪行,他們的罪孽也不應從你面前抹去,因為他們實在侮辱了修建的人。
  3. 我們仍繼續修建城牆,把整個城牆都聯結起來,高底已到一半,因為民眾都有心火工作。

 

第四章

內憂外患

  1. 當桑巴拉特和托彼雅,以及阿剌伯人、阿孟人和阿市多得人,聽說耶路撒冷城垣正在進行修建中,缺口已開始修補,就大發忿怒,
  2. 都聯合起來,圖謀來攻打耶路撒冷,擾亂我們。
  3. 我們一面祈求我們的天主,一面派了衛隊,日夜防守。
  4. 有一個猶太人說︰「運夫的力量已
  5. 耗盡,積土又太多,我們不能再修建城牆了!」
  6. 我們的仇敵已議決說:「不讓他們知道,不讓他們看出,我們直衝入他們中間,將他們殺掉,停止那工程。」

加倍嚴防

  1. 那時,有些靠近他們居住的猶太人,十次前來通知我們說︰「他們由所住的各方上來,攻打我們,
  2. 已在城牆下低處的田野中安了營。」我就按照家族分派了人,帶上刀槍和弓。
  3. 我巡視之後,就起來對權貴、長官和其餘的人民說︰「對他們,你們不可畏縮!要記住吾主是偉大而可畏的:應為你們的兄弟、兒女、妻子、家庭而作戰。」
  4. 我們的敵人一聽說我們得了情報,同時天主也破壞了他們的陰謀,他們遂都撤退;我們也都回到城牆那堙A各返自己的工作崗位。
  5. 從那天起,我的僕人一半做工,一半佩帶著刀、矛盾、弓和鎧甲,立在全猶大家後邊,
  6. 即在城牆作工的人後邊。那些搬運的人,也都武裝起來︰一手作工,一手拿著武器;
  7. 修牆的工人,每人腰間都配著刀工作。吹號筒的站在我身旁。
  8. 我向權貴、長官和其餘的人民說︰「這工程範圍很大,我們在城牆上彼此分離甚遠,
  9. 所以你們無論在什麼地方,一聽到號聲,就立時聚集在我們身旁;我們的天主必為我們戰爭。」
  10. 我們便這樣繼續工作,由旭日初昇,直到星辰出現。
  11. 同時我又吩咐民眾說:「每人和他的僕人,應在耶路撒冷過夜。如此在夜間可為我們守衛,白天可以工作。」
  12. 至於我和我的兄弟,以及我的僕人和跟隨我、護衛我的人,沒有一人脫過衣服,各人手中常拿著武器。

 

第五章

窮人的控訴

  1. 那時,在人民和他們的婦女中,發生了喊冤的大聲音,控告自己的猶太同胞。
  2. 有人喊說:「我們應以我們的兒女作質,換取食糧,吃飯生活。」
  3. 另有人喊說:「我們必須典當我們的田地、葡萄園和房屋,為在飢荒之中獲得食糧。」
  4. 還有人喊說:「我們應抵押我們的田地和葡萄園,去借錢給王納稅。
  5. 然而我們的肉體與我們同胞的肉體一樣,我們的孩子與他們的孩子也相同,但我們必須叫我們的兒女去作奴婢,且有些女兒已做了奴婢;我們現下一無所能,因為我們的田地和葡萄園,已屬於別人了。」

處理案件

  1. 我一聽了他們的哀訴和這樣的話,很是悲憤。
  2. 我考慮之後,遂譴責那些權貴和長官,向他們說:「你們每人竟向告自己的同胞索取重利。」為譴責他們,我召集了大會,
  3. 向他們說:「我們已費盡力量,贖回來了那些被賣給異民作奴隸的猶太同胞,難道你們又要賣你們的同胞,叫我們贖回來嗎﹖」他們不出聲,也不知如何回答。
  4. 我接著說:「你們作的這事實在不對!為避免異民—我們仇敵的辱罵,你們豈不應懷著敬畏我們天主的心行事嗎﹖
  5. 我和我的兄弟以及我的僕人,也都借給了他們銀錢和食糧。好罷!我們都免除他們這債務罷!
  6. 今天就應當歸還他們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和房屋,並歸還由借給他們的銀錢、食糧、酒、油所獲得的重利。」
  7. 他們答說:「我們都歸還給他們,不向他們索求什麼;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行。」接著我叫了司祭來,另那些人起誓,按這話去行。
  8. 我又拂拭衣襟說道:「願天主把一切不守這諾言的人,由他的房舍和他的財產中如此拂拭下去,直到將他拂拭淨盡。」全會眾都答說:「阿們。」同時又稱頌了上主。人民都履行了諾言。

乃赫米雅的清廉

  1. 此外,自從我被任命為猶大省長之日起,即自阿塔薛西斯王二十年至三十二年,十二年之久,我和我的兄弟從未食過省長的俸祿。
  2. 但是,在我以先的前任省長,苛待民眾,每天由民眾取四十「協刻耳」銀子,作為俸祿,並且他們的臣僕還壓迫民眾;而我因敬畏天主,並未如此行事。
  3. 雖然我也從事修建城垣的工程,但並未購置過田產;我的僕人也都聚集在那堣u作。
  4. 有一百五十個猶太人和官員,在我那埵Y飯,還有從我們四周異民中,來到我們這堛漱H。
  5. 每一天應備辦一頭牛,六隻肥羊和各種飛禽,這些都由我負擔;每天又要備置大量的酒;雖然如此,我仍未索求省長的俸祿,服役的事已為這民眾夠重的了。
  6. 我的天主!請記念我!記念我為這民眾所行的一切,使我蒙福。

 

第六章

陷害乃赫米雅的陰謀

  1. 當桑巴拉特、托彼雅、阿剌伯人革笙和我們其他的仇敵,一聽說我重修了城牆,已沒有破口的地方,──雖然到那時,我還沒有在門上按裝門扇,──
  2. 桑巴拉特和革笙,便派人到我這婸﹛G「請來,我們在敖諾平原的一個村鎮中會晤。」其實他們是企圖謀害我。
  3. 我遂派使者去答覆他們說:「我作的工程浩大,不能前去。我怎能離開工作,到你們那裡去,而使工程停頓呢﹖」
  4. 他們如此連續四次,遣使者到我這堙A我也同樣答覆了他們。
  5. 隨後,桑巴拉特第五次,又同樣打發他的臣僕來,手中拿著一封未封的信,
  6. 信上寫著說:「在各民族中傳說,而且革笙也證實此說:你和猶太人圖謀造反,為此你纔重修城牆;據說你還要為王。
  7. 並且你派定了先知,在耶路撒冷為你宣傳說:猶大有了王!現今這些話勢必傳到君王那堙A所以請你來,我們互相商議商議。」
  8. 我遂派遣使者向他說:「決沒有像你所說的那些事,是你心中虛構的。」
  9. 其實,他們是企圖恐嚇我們,心想:「如此他們必放棄那工程,不在工作下去。」但我的力量更堅強了。

假先知的陰謀

  1. 有一天,我來到默塔貝耳的孫子,德拉雅的兒子舍瑪雅的家堙A他正閉門在家,對我說:「我們上天主的殿,到聖所堨h會晤,關好聖所的門戶,因為他們要來殺你,且今夜要來殺你。」
  2. 我答說:「像我這樣的人,能逃避到聖所中,保全生命嗎﹖我決不進去!」
  3. 我覺察出來,不是天主打發他向我講這預言,而是托彼雅和桑巴拉特賄賂了他,
  4. 要他恐嚇我,使我那樣去作犯罪的事,如此給他們留下一種壞名譽,好藉以辱罵我。
  5. 我的天主!請你按照托彼雅和桑巴拉特之所行,記憶他們!也不要忘卻諾阿狄雅女先知和其餘的先知,因為他們企圖使我恐懼。

城牆築成

  1. 「厄路耳」月二十五日,城垣完成,共計為時五十二日。
  2. 我們所有的仇敵一聽說這事,我們四周的人民一看見這事,都十分驚異,並承認這工程,是賴我們的天主而完成的。

通敵的猶太權貴

  1. 在此期間,猶大有些有權勢的人,給托彼雅寄了許多函件,托彼雅也有覆函寄回。
  2. 因為猶大有許多人,與他宣示為盟,因他原是阿辣黑的兒子,舍加尼亞的女婿,他的兒子約哈南,又取了貝勒革雅的兒子默叔藍的女而為妻。
  3. 他們常在我面前稱道他的善行,也將我的事向他報告,托彼雅遂來信恐嚇我。

 

第七章

委任城防守衛

  1. 當城垣修好之後,我安了門扇,遂委派了守門者、歌詠者和肋未人。
  2. 以後,我委派了我的兄弟哈納尼,和堡壘長哈納尼雅,管理耶路撒冷,因為哈納尼雅是一個可信賴、敬畏天主出眾的人。
  3. 我命他們說:「耶路撒冷的門,不到太陽發暖不准開;太陽還未落時,就要關門上閂!守衛當由耶路撒冷的居民中指派,各按自己的班次,各在自己的屋前守衛。」

計劃移民京師

  1. 那時城市寬闊廣大,但城中居民稀少,房舍還沒有建築。
  2. 我的天主使我立意,召集有權勢的人、官長和民眾,要他們來登記。我發現了一冊初次由充軍歸來的人的族譜,上面有這樣的記載:

初次歸國人數名單

  1. 以下是由被擄充軍返回本省的子民的人中,當初被巴比倫王拿步高,擄往巴比倫去的人中,回了耶路撒冷和猶大,各本城的人。
  2. 他們是同則魯巴貝耳、耶叔亞、乃赫米雅、色辣雅、阿米雅、納哈瑪尼、摩爾德開、彼耳商、米斯帕勒特、彼革外、勒洪和巴阿納,一起回來的。

平民數字

以色列民男子的數目如下:

  1. 帕洛士的子孫,二千一百七十二名;
  2. 舍法提雅的子孫,三百七十二名;
  3. 阿辣黑的子孫,六百五十二名;
  4. 帕哈特摩阿布的子孫,即耶叔亞和約阿布的子孫,二千八百一十八名;
  5. 厄藍的子孫,一千二百五十四名;
  6. 匝突的子孫,八百四十五名;
  7. 匝開的子孫,七百六十名;
  8. 彼奴依的子孫,六百四十八名;
  9. 貝拜的子孫,六百二十八名;
  10. 阿次加德的子孫,二千三百二十二名;
  11. 阿多尼干的子孫,六百六十七名;
  12. 彼革外的子孫,二千零六十七名;
  13. 阿丁的子孫,六百五十五名;
  14. 阿特爾的子孫,即希則克雅的子孫,九十八名;
  15. 哈雄的子孫,三百二十八名;
  16. 貝宰的子孫,三百二十四名;
  17. 哈黎夫的子孫,一百一十二名;
  18. 基貝紅的子孫,九十五名;
  19. 白冷人和納托法人,共一百八十八名;
  20. 阿納托特人,一百二十八名;
  21. 貝特阿次瑪委特人,四十二名;
  22. 克黎雅特耶阿陵人、革非辣人和貝厄洛特人,共七百四十三名;
  23. 辣瑪人合革巴人,共六百二十一名;
  24. 米革瑪斯人,一百二十二名;
  25. 貝特耳和哈依人,共一百二十三名;
  26. 乃波人,五十二名;
  27. 另一厄藍的子孫,一千二百五十四名;
  28. 哈陵的子孫,三百二十名;
  29. 耶里哥人,三百五十四名;
  30. 羅得人、哈狄得人和敖諾人,共七百二十一名;
  31. 納阿人,三千九百三十名。

司祭人數

  1. 司祭:有耶達雅的子孫,即耶叔亞的家族,九百七十三名;
  2. 依默爾的子孫,一千零五十二名;
  3. 帕市胡爾的子孫,一千二百四十七名;
  4. 哈陵的子孫,一千零一十七名。

肋未人數

  1. 肋未人:曷達委雅的後裔,耶叔亞和卡德米耳的子孫,七十四名。
  2. 歌詠者:阿撒夫的子孫,一百四十八名。
  3. 門丁有沙隆的子孫,阿特爾的子孫,塔耳孟的子孫,阿谷布的子孫,哈提達的子孫,勺拜的子孫,共一百三十八名。

獻身者

  1. 獻身者:有漆哈的子孫,哈穌法的子孫,塔巴敖特的子孫,
  2. 刻洛斯的子孫,息阿的子孫,帕冬的子孫,
  3. 肋巴納的子孫,哈加巴的子孫,沙耳麥的子孫,
  4. 哈南的子孫,基德耳的子孫,加哈爾的子孫,
  5. 勒阿雅的子孫,肋斤的子孫,乃科達的子孫,
  6. 加倉的子孫,烏匝的子孫,帕色亞的子孫,
  7. 貝賽的子孫,默烏寧的子孫,乃非心的子孫,
  8. 巴刻步克的子孫,哈谷法的子孫,哈爾胡爾的子孫,
  9. 巴茲里特的子孫,默希達的子孫,哈爾沙的子孫,
  10. 巴爾科斯的子孫,息色辣的子孫,塔瑪赫的子孫,
  11. 乃漆亞的子孫和哈提法的子孫。

撒羅滿的僕役

  1. 撒羅滿的僕役的子孫:有索泰的子孫,索費勒特的子孫,培黎達的子孫,
  2. 雅阿拉的子孫,達爾孔的子孫,基德耳的子孫,
  3. 舍法提雅的子孫,哈提耳的子孫,頗革勒特責巴因的子孫和阿孟的子孫。
  4. 所有獻身者的子孫和撒羅滿的僕役的子孫,共計三百九十二名。

家世不明者

  1. 以下這些人,是由特耳默拉、特耳哈爾沙、革魯布、阿丹和依默爾上來,而不能說出自己的家族和族系,是否出自以色列的:
  2. 德拉雅的子孫,托彼雅的子孫,和乃科達的子孫,共計六百四十二人。
  3. 司祭中:有哈巴雅的子孫,哈科茲的子孫和巴爾齊來的子孫。巴爾齊來娶了基肋阿得人巴爾齊來的女兒為妻,也取了他的名字。
  4. 他們查考登記的族譜,卻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們由司祭中被革除了。
  5. 省長指令他們,不准他們享用至聖之物,直到有位大司祭,帶著烏陵和突明出來解決。

總數

  1. 全會眾共計四萬二千三百六十人,
  2. 僕婢七千三百三十七人在外;還有歌詠的男女二百五十四名。
  3. 此外,還有駱駝四百三十五匹,驢六千七百二十匹。

獻儀

  1. 有些族長捐獻了一千金「塔理克,」盤子五十個,司祭長衣五百三十件,作為基金。
  2. 另一些族長納了二萬金「塔理克,」二千二百銀「米乃,」作為建築的基金。
  3. 其餘名眾捐獻的,共計二萬金「塔理克,」二千銀「米乃,」司祭長衣六十七件。
  4. 司祭、勒未人、門丁、歌詠者、獻身者和全以色列,各住在本城內。

宣讀法律書

到了七月,當時以色列子民還各在本城堙C

 

第八章

  1. 所有的人民,都一致聚集到水門前的廣場上,要求厄斯德拉經師,拿出上主命以色列當遵守的梅瑟法律書來。
  2. 厄斯德拉司祭便在七月一日,將法律書拿到會眾前,及男女和所有能聽懂的人面前,
  3. 在水門前的廣場上,從早晨到中午,在男女和所有能聽懂的人面前,宣讀了法律,所有的人民都側耳靜聽法律書。
  4. 厄斯德拉經師站在為此特備的木台上,他右邊站著瑪提提雅、舍瑪、阿納雅、烏黎雅、希耳克雅和瑪阿色雅;他左邊有培達雅、米沙耳、瑪耳基雅、哈雄、哈協巴達納、則加黎雅、和默叔藍。
  5. 厄斯德拉在眾目注視下展開了書,因他高立在眾人以上,他展開書時,眾人都立起來。
  6. 厄斯德拉先讚頌了上主,偉大的天主,全民眾舉手回答說:「阿們,阿們!」以後跪下,伏首至地,欽崇上主。
  7. 肋未人耶叔亞、巴尼、舍勒彼雅、雅明、阿谷布、沙貝泰、曷狄雅、瑪阿色雅、刻里達、阿匝黎雅、約匝巴得、哈南和培拉雅,為民眾講解法律,民眾立在原處不動。
  8. 厄斯德拉讀一段天主的法律書,及做翻譯和解釋,如此民眾可以懂清所誦讀的。

民眾轉憂為喜

  1. 乃赫米雅省長和厄斯德拉司祭兼經師,並教導民眾的肋未人,向民眾說:「今天是上主你們天主的聖日,你們不可憂愁哭泣!」因為全民眾聽了法律的話,都在哭泣。
  2. 為此,乃赫米雅又向他們說:「你們應該去吃肥美的肉,喝甘甜的酒,且贈送一部份,給那些沒有預備的人,因為今天是吾主的聖日;你們不可憂愁,因為喜樂於上主,就是你們的力量。」
  3. 肋未人也安慰民眾說:「你們要安靜,因為今天是聖日,不應憂愁!」
  4. 民眾遂去吃喝,且贈送一部份給他人,大家異常歡樂,因為都明白了向他們所講的話。

舉行帳棚節

  1. 第二天,全民族的族長和司祭並肋未人,都聚集在厄斯德拉經師身旁,研究法律上的話。
  2. 發現法律上記載:上主曾藉梅瑟,命令以色列子民,在七月的慶節日,應住在帳棚內。
  3. 他們一聽說如此,遂在各城和耶路撒冷,宣佈這命令說:「你們上山去,取橄欖樹的枝葉、野橄欖樹的枝葉、長春樹的枝葉、棕樹的枝葉,和其他茂盛樹的枝葉,照經上所寫的,搭造帳棚。」
  4. 民眾就去採了樹枝來,在屋頂上,院子堙A天主殿宇的庭院內,水門的廣場上,和厄弗辣因廣場上,搭了帳棚。
  5. 由充軍回來的全會眾,都搭造帳了棚,住在帳棚內;從農的兒子若蘇厄之日起,直到今日,以色列沒有舉行過如此的盛事,大家都非常歡樂。
  6. 從第一日直到最後一日,天天宣讀天主的法律書;七天之久過了慶節,第八天按規定舉行了盛會。

 

第九章

民眾認罪

  1. 同月二十四日,以色列子民都聚集起來,守齋禁食,穿粗毛衣,頭上頂著灰土。
  2. 以色列的苗裔,同一切外方人的子孫分開之後,便站起來,坦白承認自己的罪過。和祖先的罪惡。
  3. 他們各站在自己的地方,三小時之久,誦讀他們天主的法律書;又三小時之久,承認了自己的罪過,跪拜了上主,他們的天主。
  4. 肋未人耶叔亞、彼奴依、卡德米耳、舍巴尼雅、步尼、舍勒彼雅、巴尼、和革納尼,站在高處,大聲呼號上主,他們的天主。
  5. 隨後肋未人耶叔亞、卡德米耳、巴尼、哈沙彼雅、曷狄雅、舍巴尼雅、培塔希雅說道:「起來!你們應讚頌上主我們的天主,從永遠直到永遠!」眾人便讚頌他光榮的聖名,因此名遠超一切稱頌和讚美。

懺悔禱詞

  1. 厄斯德拉祈禱說:「唯獨你是上主,是你創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上的一切軍旅,地和地上的一切,海和海中的一切,是你使一切生存;天上的軍旅常在你前跪拜。
  2. 上主,你就是那揀選亞巴郎,領他離開加色丁烏爾,給他起名叫阿貝辣罕的天主。
  3. 你見他的心對你忠實,就與他立約,把客納罕人、赫特人、阿摩黎人、培黎齊人、耶步斯人和基爾加士人的土地,賜給了他的後裔;你履行了你的諾言,因為你是正義的。
  4. 你垂顧了我們祖先在埃及的困苦,俯聽了他們在紅海旁的呼聲,
  5. 遂對法郎和他所有的臣僕,以及他國內所有的民眾,行了奇蹟異能,因為你知道,他們怎樣任性傲慢地,對待了我們的祖先,因而你獲得了大名,直至今日。
  6. 你在我們祖先面前,分開了海,使他們在海中乾地路過,卻把追趕他們的人,拋入深淵,有如把一塊石頭拋入怒潮。
  7. 日間你用雲柱領導,夜間你用火柱光照他們所走的路。
  8. 你降臨西乃山上,從天上向他們施救,賜給了他們公正的條例、真理的法律、美好的規矩及誡命;
  9. 你令他們知道,你神聖的安息日,藉著你的僕人梅瑟,向他們頒佈了規矩、誡命和法律。
  10. 你從天上賜下食物,給他們充飢;使岩石中流出清泉,給他們解渴;命令他們去佔領,。你曾舉手誓許賜與他們的土地。
  11. 但是他們,我們的祖先,任性妄為,硬著脖子,不肯聽從你的命令。
  12. 他們拒絕聽命,忘卻了你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蹟,硬著脖子,立了首領,要回到埃及去當奴隸。但你是寬大為懷,仁愛慈悲,緩於忿怒,富於慈愛的天主,並未拋棄他們;
  13. 甚至連他們鑄了一個牛犢說:「這是領你出埃及的天主!」犯了褻瀆的大罪時,
  14. 你因你無限的仁慈,也沒有將他們拋棄在曠野中;日間在路上領導他們的雲柱,夜間為他們光照道路的火柱,仍沒有離開他們。
  15. 你賜下你溫和的風,使他們甦醒,並沒有將「瑪納」扣住,不給他們充飢,仍賜下了水為他們解渴。
  16. 四十年之久,你在曠野照顧他們,使他們一無所缺;他們的衣服沒有穿破,他們的腳也沒有腫脹。
  17. 你將各國和眾民交給了他們,將各個角落分給了他們,他們遂佔領了赫市朋王息紅,和巴商王敖格的土地。
  18. 你使他們的子孫繁衍,有如天上的繁星,領他們道你誓許與他們的祖先,要去佔領的土地,
  19. 他們的子孫便去佔領了那地方;你使那地方的居民客納罕人,屈服在他們面前,將他們的君王和地方上的人民,交在他們的手中,任他們隨意處置。
  20. 他們攻取了堅固的城池,和肥沃的土地,奪得了滿藏寶物的房舍、掘好的井、葡萄園、橄欖園和豐富的果林;他們都吃得飽滿,身體肥胖,安逸享樂,這都是因你無量的慈善。
  21. 但是,他們竟抗命背叛了你,將你的法律置諸背後,殺了那些警戒他們,勸他們歸順於你的先知;他們竟犯了這褻瀆的大罪,
  22. 因此你把他們交在仇人的手中,受人迫害。他們遭遇迫害時,一呼求你,你就由天上俯聽了他們,照你無限的仁慈,打發救援者,由仇人手中救出他們;
  23. 然而他們一享平安,便又去做惡背叛你,因此你又把他們拋在他們敵人手中,受他們的管轄;幾時他們再回心轉意呼號你,你就再由天上俯聽他們,照你無限的仁慈拯救他們。
  24. 你曾警告他們轉向你的法律,但是他們仍恣意妄行,不聽從你的命令,違反你的典章,-人若遵行,必因此而生活,-扭轉倔強的肩膀,硬著脖子,不願服從。
  25. 你多年來容忍他們,藉先知和以你的精神,警戒他們,但他們仍不聽從,所以你將他們交在異方人民手中。
  26. 但因你無限的仁慈,你沒有消滅他們,也沒有拋棄他們,因為你是博愛仁慈的天主。
  27. 現在,我們的天主!遵守信約,保持仁愛,偉大、全能和可畏的天主!請不要把我們、我們的君王、我們的首長、我們的司祭、我們的先知、我們的祖先和你的全民眾,從亞述王時代直到今日所遭遇的一切迫害,看作小事。
  28. 你使這一切降在我們身上,是公義的,因為你所行的是忠義,而我們所行的是邪惡。
  29. 我們的君王、我們的首領、我們的司祭和我們的祖先,實在都沒有遵行你的法律,也沒有聽從你的命令和你警戒他們的勸告。
  30. 他們在你賜給他們的國土上和許多幸福中,在你擺在他們面前的廣大而肥沃的土地上,並沒有侍奉你,也沒有放棄他們的惡行。
  31.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隸!看,我們在你賞給我們祖先吃那堛漯G實和出產的土地上,作了奴隸!
  32. 為了我們的罪過,那豐富的出產歸於你派定來管轄我們的君王,他們隨意處置了我們的肉體和我們的牲畜;我們實在是處在極大的困苦中!」

 

第十章

立盟簽約

  1. 鑑於這一切,我們立了盟約,也寫了出來;我們的族長、我們的肋未人和司祭,也在上面蓋了印。
  2. 在上面蓋印的,先是哈加里亞的兒子乃赫米雅省長,後為漆德克雅、
  3. 色辣雅、阿匝黎雅、耶勒米雅、
  4. 帕市胡爾、阿瑪黎雅、瑪耳基雅、
  5. 哈突士、舍巴尼雅、瑪路客、
  6. 哈陵、默勒摩特、敖巴狄雅、
  7. 達尼耳、金乃通、巴魯克、
  8. 默叔藍、阿彼雅、米雅明、
  9. 瑪阿齊雅、彼耳蓋、舍瑪雅:以上都是司祭。
  10. 以下是肋未人:阿匝尼雅的兒子耶叔亞、彼奴依,赫那達得的子孫卡德米耳,
  11. 和他們的族人:舍巴尼雅、曷狄雅、刻里達、培拉雅、哈南、
  12. 米加、勒曷布、哈沙彼雅、
  13. 匝雇爾、舍勒彼雅、舍巴尼雅、
  14. 曷狄雅、巴尼、貝尼奴。
  15. 民眾的首領:帕洛市、帕哈特摩阿布、厄藍、匝突、巴尼、
  16. 步尼、阿次加得、貝拜、
  17. 阿多尼雅、彼革外、阿丁、
  18. 阿特爾、希則克雅、阿組爾、
  19. 曷狄雅、哈雄、貝宰、
  20. 哈黎布、阿納托特、乃拜、
  21. 瑪革丕阿士、默叔藍、赫齊爾默、
  22. 舍匝貝耳、匝多克、雅杜亞、
  23. 培拉提雅、哈南、阿納雅、
  24. 曷舍雅、哈納尼雅、哈叔布、
  25. 哈羅赫士、丕耳哈、芍貝克、
  26. 勒洪、哈沙貝納、瑪阿色雅、
  27. 阿希雅、哈南、阿南、
  28. 瑪路客、哈陵、巴阿納。

盟約掫要

  1. 其餘的民眾、司祭、肋未人、門丁、歌詠者、獻身者,和所有脫離各地人民而來歸奉天主法律的人,連同他們的妻子兒女,及凡有知識能懂事的人,
  2. 都支持他們為首領的同胞,起咒宣示,必按天主的法律去行,就是遵行天主的僕人梅瑟所頒佈的法律,並遵守履行上主我們的天主的一切命令、規矩和制度;
  3. 決不將我們的女兒嫁給外方人民,也不為我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
  4. 外方人民若是在安息日,運貨物或各種食糧來販賣,我們在安息日或聖日,決不向他們購買什麼;每七年停止耕種,豁免一切債務。
  5. 我們又為自己定下規矩,每年要繳納三分之一「協刻耳,」作為我們天主殿中祭祀之用:
  6. 備辦供餅、恆常祭品、全燔祭品,安息日、月朔和慶節應獻的祭品和各種祭物,為以色列贖罪的贖罪祭品,以及我們天主殿內的一切工作費用。
  7. 我們司祭、肋未人和人民,拈鬮規定,按照家族,每年照一定的時間,我們天主的聖殿獻納木柴,放在上主我們的天主的祭壇上燃燒,如法律上所記載的;
  8. 又當把田地的初熟之物,以及各種樹木的初熟鮮果,每年獻於上主聖殿;
  9. 按照法律所載,將我們的兒子和家畜中的首生者,以及我們牛羊中的首生者,獻於我們天主的聖殿,交給我們在天主殿內奉職的司祭;
  10. 把我們初熟的粗麵餅、祭品、各種樹木的果實、新酒和油,交給司祭,送到我們天主聖殿的廊房堙F將我們田地出產的十分之一,送給肋未人,肋未人應親自在各城鎮,徵收我們勞作的十分之一。
  11. 當肋未人徵收十分之一時,亞郎子孫中的一個司祭,應與肋未人在一起;肋未人應將所得什一中的十分之一,獻於我們的天主聖殿,交入聖殿廊房的寶庫,
  12. 因為以色列子民和肋未的子孫,應把所獻的五穀、酒和油,送到廊房內,聖所的器具存在那堙A奉職的司祭,守門者和歌詠者也住在那堙A對們天主的聖殿,再也不敢怠慢。

 

第十一章

移民京師

  1. 那時,人民的首長住在耶路撒冷;其餘的人民都拈鬮,抽出十分之一的人民,遷移到耶路撒冷聖城居住,其餘九分仍留在自己的城內。
  2. 民眾都稱讚那些自願遷居到耶路撒冷的人。
  3. 以下是住在耶路撒冷的本省族長;其餘的以色列人、司祭、肋未人、獻身者和撒羅滿僕役的子孫,在猶大各城中,個人住在本城內自己的產業中。

移來的猶大族長

  1. 有些猶大的子孫和本雅明的子孫,住在耶路撒冷。猶大的子孫:培勒茲的子孫,有烏齊雅的兒子阿塔雅;烏齊雅是則加黎雅的兒子,則加黎雅是阿瑪黎雅的兒子,阿瑪黎雅是舍法提雅的兒子,舍法提雅是瑪拉肋耳的兒子;
  2. 舍拉的子孫,有巴路客的兒子瑪阿色雅;巴路客是苛耳曷則的兒子,苛耳曷則是哈匝雅的兒子,哈匝雅是阿達雅的兒子,阿達雅是約雅黎布的兒子,約雅黎布是則加黎雅的兒子。
  3. 培勒茲的子孫住在耶路撒冷的,共計四百六十八人,都是成人。

本雅明的族長

  1. 本雅明的子孫有撒路,他是默叔藍的兒子,默叔藍是約厄得的兒子,約厄得是科拉雅的兒子,科拉雅是瑪阿色雅的兒子,瑪阿色雅是依提耳的兒子,依提耳是耶沙雅的兒子,
  2. 撒路的族人,共計二十八人,都是成人。
  3. 齊革黎的兒子約厄耳,作他們的首長;色奴阿的兒子猷答為副市長。

司祭

  1. 司祭中有耶達雅、約雅黎布、雅津,
  2. 天主聖殿的總管色辣雅,他是希耳克雅的兒子,希耳克雅是默叔藍的兒子,默叔藍是匝多克的兒子,匝多克是默辣約特的兒子,默辣約特是阿希突布的兒子;
  3. 和他們在聖殿服務的兄弟,共計八百二十二人;還有耶洛罕的兒子,阿達雅;耶洛罕是培拉里雅的兒子,培拉里雅是阿默漆的兒子,阿默漆是則加黎雅的兒子,則加黎雅是帕市胡爾的兒子,帕市胡爾是瑪耳基雅的兒子,
  4. 和他做族長的兄弟共計二百四十二人;還有阿匝勒耳的兒子阿瑪賽;阿匝勒耳是阿赫齋的兒子,阿赫齋是默史勒米特的兒子,默史勒米特是依默爾的兒子,
  5. 和他的兄弟都是成人,共計一百二十八人;管理他們的是,哈加多耳的兒子匝貝狄耳。

肋未人

  1. 肋未人中有,哈叔布的兒子舍瑪雅;哈叔布是阿次黎岡的兒子,阿次黎岡是哈沙彼雅的兒子,哈沙彼雅是步尼的兒子;
  2. 沙貝泰和約匝巴得,作肋未人之長,管理天主聖殿的外務。
  3. 還有米加的兒子瑪塔尼雅;米加是匝貝狄的兒子,匝貝狄是阿撒夫的兒子;瑪塔尼雅在祈禱時,是啟頌謝經文之長;巴刻步克雅在兄弟中為副;還有沙慕亞的兒子阿貝達;沙慕亞是加拉耳的兒子,加拉耳是耶杜通的兒子。
  4. 在聖城的肋未人,共計二百八十四人。

門丁及其他人員

  1. 門丁:阿谷布、塔耳孟和.和他們護守各門的兄弟,共計一百七十二人。
  2. 其餘的以色列人、司祭和肋未人,住在猶大各城,佔據自己的產業。
  3. .獻身者住在曷斐耳區;漆哈和基市帕管理獻身者。
  4. 在耶路撒冷肋未人之長,是巴尼的兒子烏齊;巴尼是哈沙彼雅的兒子,哈沙彼雅是瑪塔尼雅的兒子,瑪塔尼雅是米加的兒子,出自阿撒夫的子孫,都是在天主聖殿內行禮時的歌詠者。
  5. 每天給歌詠者一定的報酬,這是君王有關他們出的命令。
  6. 猶大的兒子則辣黑的子孫中,有默舍匝貝耳的兒子培塔希雅,他是王的助手,掌管人民一切事務。

猶大人的城市

  1. 至於村鎮和所屬地域:猶大的子孫,有些住在克黎雅特阿爾巴,和所屬村鎮,
  2. 住在耶叔亞、摩拉達、貝特培肋特,
  3. 住在哈匝叔阿耳、貝爾舍巴和所屬村鎮,
  4. 住在漆刻拉格、默苛納和所屬村鎮,
  5. 住在恩黎孟、祚辣、雅爾慕特,
  6. 住在匝諾亞、阿杜藍和所屬村鎮,住在拉基士和城外四郊、住在阿則卡和所屬村鎮。他們定居之處,是從貝爾舍巴起,直到希農山谷。

本雅明人的城市

  1. 本雅明的子孫,有些住在革巴、米革瑪士、阿雅、貝特耳、和所屬村鎮,
  2. 住在阿諾托特、諾布、阿納尼雅、
  3. 哈祚爾、辣瑪、基塔殷、
  4. 哈狄得、責波殷、乃巴拉特、
  5. 羅得、敖諾和匠人谷。
  6. 肋未人散居在猶大和本雅明。

 

第十二章

初次回國的司祭和肋未人

  1. 以下是同沙耳提的兒子責魯巴貝耳和耶叔亞回來的司祭和肋未人:色辣雅、耶肋米雅、厄次辣、
  2. 阿瑪黎、瑪路克、哈突士、
  3. 舍加尼雅、哈陵、默摩特、
  4. 依多、金乃通、阿彼雅、
  5. 米雅明、瑪阿狄雅、彼耳加、
  6. 舍瑪雅、約雅黎布、耶達雅、
  7. 撒路、阿摩克、希耳克雅、阿達雅:這些人是耶叔亞時期中的司祭,和他們兄弟的族長。
  8. 他和他的兄弟們啟唱頌謝經文。
  9. 巴刻步克雅和烏尼,以及他們的兄弟依照班次,輪流服務。

波斯帝國時代大司祭

  1. 耶叔亞生約雅金,約雅金生厄肋史布,厄肋史布生約雅達,約雅達約哈南,約哈南生雅杜亞。

雅金大司祭時的司祭族長

  1. 在約雅金年間,司祭作族長的:色辣雅家是默辣雅,
  2. 厄次辣家是默叔藍,阿瑪黎雅家是約哈南,
  3. 瑪路克家是約納堂,舍巴尼雅是約色夫,
  4. 哈陵家是阿德納,默辣摩特家是赫耳凱,
  5. 依多家是則加雅,金厏通家是默叔藍,
  6. 阿彼雅家是齊革黎,米尼雅明和摩阿狄雅家是丕耳泰,
  7. 彼耳家是沙慕亞,舍瑪雅家是約納堂,
  8. 約雅黎布是瑪特乃,耶達雅是烏齊,
  9. 撒路家是卡來,阿克摩家是厄貝爾,
  10. 希耳克雅是哈沙彼雅,阿達雅是乃塔乃耳。

肋未族長

  1. 在厄肋雅史布、約雅達、約哈南和雅杜亞年間,肋未人的族長都登記了,司祭也登記了,直到波斯達理阿的朝代。
  2. 肋未人的族長也都登記在編年錄上,直到厄肋雅史布的孫子約哈南時代。
  3. 肋未人的族長是哈沙彼雅。舍勒彼雅、耶亞、彼奴依和卡德米耳;他們和他們的兄弟,按天主的人達味所制定的,在唱讚美和頌謝經文時,對面站著,分班輪流歌唱。
  4. 瑪塔尼雅。巴刻步克雅、敖巴狄雅、默叔藍、塔耳孟和阿谷布,都是守門的,護守府庫的門:
  5. 上都是約匝達克的孫子,耶叔亞兒子約雅金時代和乃赫米雅省長,及厄斯德拉司祭兼經師時代的人。

城垣落成典禮

  1. 為耶路撒冷城垣舉行落成典禮時,召集住在各地的肋未人,在到耶路撒冷,詠唱詠謝讚美的詩歌,彈奏弦樂琴瑟,這落成典禮歡樂舉行。
  2. 肋未人的子孫歌詠者,便由耶路撒冷四周區域,笸乃托法各村莊,
  3. 由貝特基耳加耳、革巴和阿次瑪委特鄉間,集合前來,原是歌詠者在耶路撒冷四周,為自己建造了莊院。
  4. 司祭和肋未人聖潔了自己以後,又聖潔了民眾、城門和城牆。
  5. 我叫猶大各省長登上城牆,將儀仗分為兩大隊:一隊在城牆上向右往糞門進行,
  6. 在隊後隨行的,是曷沙雅和猶大的一半首長,
  7. 以及阿匝雅、厄次辣、默叔藍、
  8. 猶達、本雅明、舍瑪雅和耶勒米雅,
  9. 這些人都是司祭中吹號筒的;還有約納堂的兒子加黎雅,──約納堂是舍瑪雅的兒子,舍瑪雅是瑪塔尼雅的兒子,瑪塔尼雅是米加雅的兒子,米加雅是匝雇爾的兒子,匝雇爾是阿撒夫的兒子,──
  10. 以及則加黎雅的兄弟:舍瑪雅、阿匝勒耳、米拉來、基拉來、瑪艾、乃塔乃耳、猶達和哈納尼,演奏天主的人達味的樂器。厄斯德拉經師走在你們的前面。
  11. 他們到了泉門之後,一直上了達味城的石級,沿著城城牆斜坡,靠著達味王宮,走到東邊水門。
  12. 第二儀仗隊往左邊行,我在儀仗隊之後,與另一半首長在城牆上,路過爐堡,直到廣場的城牆,
  13. 以後,路過厄弗辣因門、魚門、哈約乃耳堡,直到羊門,便在更門停住了。
  14. 這兩儀仗隊站在天主殿內,有一半首長同我在一起;
  15. 還有司祭厄里雅金、瑪色雅、米尼雅明、米加雅、厄里約乃、則則加雅、哈納尼雅,他們吹著號筒;
  16. 還有瑪阿色雅、舍瑪雅、厄肋阿匝爾、烏齊、約哈南、瑪耳基雅、厄藍和厄則爾。歌詠都在耶辣希雅指導下高聲唱歌。
  17. 一日祭獻了很多犧牲,人們都很歡樂,因為天主使他們非常歡樂,連婦女童也都喜歡;耶路撒冷歡樂的聲音聞於遠方。

聖職人員供養

  1. 那時,也定專員,管理孝放祭品、初熟之物和什一之的倉庫將各城各鄉照法律規定應交與司祭和肋未的物品,都存放在堶情A因為猶太人對盡職的司祭和肋未人都表喜悅。
  2. 因他們各盡侍奉他們的天主之職,舉行取潔禮。歌詠者和守門者,也都遵照達味和他的兒子撒羅滿所制定的進行,
  3. 因為遠在達味和阿撒夫時代,已有了歌詠長的職務,和讚美並感謝天主的歌曲。
  4. 在責魯巴貝耳和乃赫米雅年間,全以色列天天都繳納給歌詠者和守門者應繳約之物,把一部分聖物交給人,肋未人將一部分交給亞郎的子孫。

 

第十三章

隔絕外邦人

  1. 那日,當著民眾宣讀梅瑟書時,人們聽到書中寫著說:「永遠不准阿孟人和摩阿布人,加入天主的會眾,
  2. 因為他們沒有攜帶飲食歡迎以色列人民,反賄賂巴郎詛咒他們,我們的天主卻將詛咒轉為祝福。
  3. 民眾一聽了這法律,便將各外族由以色列人中隔絕。

二次返國改革

  1. 這事以前,厄肋雅史布司祭,曾被派管理天主的倉庫,他是托彼雅的親信,
  2. 遂為托彼雅準備了一所大倉房,以前其中是存敦供物、乳香、器具、以及肋未人。歌詠者和守門者按法律所應得的什一之榖、酒和油,並司祭所應得的供物。
  3. 發生這一切事時,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在巴比倫王阿塔薛西斯三十二年,我已回到君王那堙F滿了一個時以後,我又求得君王准許,
  4. 回了耶路撒冷;此時我才發覺出,厄雅史布為托彼雅所行的壞事,為他在天主聖殿的庭院中,準備了一所大倉房。
  5. 我感覺十分難受,立即將托彼雅的一切器物,拋出倉房之外,
  6. 下命清潔那倉房,將天主聖殿的器具、供物和乳香仍放在堶情C

重整什一之物

  1. 我還發覺肋未人應得之分,人們已不繳納,為此供職的肋未人和歌詠者,各回了本鄉。
  2. 我便責斥首長們說:「為什麼又將肋未人召喚起來,又恢復了他們的職務。
  3. 那時,全猶大又將什一之穀、酒和油送入倉房。
  4. 我派定了舍肋米雅司祭、匝多克經師和肋未人培達雅,作管理倉房的人;委任瑪塔尼雅的子孫,匝雇爾的兒子哈南,作他們的助手,都是忠實可靠的人;他們的職務是將十一之物,分給他們的兄弟。
  5. 我的天主,這了這事,請記憶我!不要抹去我對我天主的聖殿,和其中的禮儀所做的一切善事。

聖化安息日

  1. 那時我在猶大,看見有人在安息日踏榨酒池,搬運禾綑,馱在驢上,並把油、葡萄無花果和其他各種重載,安息日運到耶路撒冷;為了他們在此日買賣應用品,我曾警戒了他們。
  2. 有住這堛煽ㄛ奶H,運來了魚和各種貨物,安息日還在耶路撒冷賣給猶太人,
  3. 我遂責斥有權劫的猶太人說:「你們怎麼行這樣的壞事,褻安息日呢,
  4. 你們的祖先不是曾這樣行事,而使我們的天主,加給了我們和這城這一切災禍嗎﹖現今你們褻瀆安息日,還要義怒再多加在以色列人身上嗎﹖
  5. 所以在安息日前一天,陰影一來到耶路撒冷城門,我就下令關閉城門,不准開門,直到安息日過去;並派我的僕役守門,安息日不准任何重載運進。
  6. 有一兩次,販夫和賣各種貨物的商人,在耶路撒冷外過夜;
  7. 我警告他們說:「你們為什麼在城垣前過夜﹖若是你們再這樣做,我就要向你們下手,」從此以後,安息日他們不敢再來。
  8. 我也命令肋未人先聖潔自己,然後去看守城門,為聖化聖日。我的天主,為了這事,也請你記憶我!照你的大仁慈憐恤我!

抑制雜婚

  1. 那時,我還發見好些猶太人,娶了阿市多得、阿孟和摩阿布人的女子為妻。
  2. 他們的兒子,有一半只會說阿市多得話,或這些民族的一種語言,而不會講猶太話。
  3. 我遂責斥咒罵這樣的男人,其中一些我還打了他們,扯了他們的頭髮,叫他們指著天主起誓,向他們說:「你們不可再把你們的女兒,嫁給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為你們的兒子並為你們自己,娶他們的女兒。
  4. 以色列的君王撒羅滿,豈不是在這事上犯了罪嗎﹖在這樣多民族中,沒有一個相似他的君王,他又是天主所愛的,天主使他成為全以色列的君王,但是外方女子竟引他犯了罪。
  5. 我們豈能任憑你們行這一切大壞事,娶外方婦女,背棄天主嗎﹖」

其他的改革

  1. 大司祭厄肋雅史布的兒子約雅達,有個兒子是曷龍人桑巴拉特的女婿,我便驅逐他離開我。
  2. 我的天主,請記住他們!因為他們褻瀆了司祭和肋未的誓約。
  3. 如此我清除了一切異類,整頓了司祭和肋未人職守,規定了各人應盡的職務,
  4. 劃定了奉獻木柴和什一之物的時期。我的天主!求你記憶我,使我蒙福!

 

[厄斯德拉下完篇]